时生

酒逢知己千杯少。我干了,你随意。

【神夏AU】侦探小姐,你的医生掉了 楔子

好吧其实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名字好,求给个名字。

 

第一次写肖根,没敢尝试正剧向,还是写了侦探医生AU,没错就是神夏梗。希望不会ooc

 

看原剧的时候就一直觉得她俩很适合这个fu,感觉每次只要和根妹在一起大锤的智商就会开始下线,就是无所谓反正你说什么就trust you就行了。

 

存个档先,不知道能不能写完,不过我一定努力会填坑的!真的!我用大锤的身高担保!

 

第一个案子先借用神夏原剧第一集做引入,后面会有别的案件。。

 

so,福尔摩根和华锤,大家食用愉快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
案件一:粉色的研究

 

楔子

 

美国 纽约 

 

11月20日 上午10:30  肯尼迪国际机场

 

Mr. Colins觉得自己简直是人生赢家无误,身体健康,事业成功,家庭幸福,哦,当然,还有一位美丽的秘密情人——他的秘书。事实证明那个女人除了身材火辣之外还是有着出色的工作能力的,这点让他格外满意。

 

下了飞机,Mr. Colins揉了揉耳朵,一上飞机就耳鸣这毛病他一直都有,有点难受。接着他打了个电话给他的私人秘书,除了调情之外当然还是确认了一下行程,这次在纽约的会议很重要,出什么纰漏总是不好的。

 

走出机场,他看了看手表,距离会议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,时间绰绰有余,或许还可以喝杯咖啡。

 

这么想着,Mr. Colins招了招手,拦下了一辆出租车……

 

 

 

11月21日,各大报纸杂志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个头版新闻:Colins财团总裁David Colins于昨日在一栋未完工的大楼上服毒自杀身亡。

 

Colins财团的新闻发布会上,面对大大小小的商业媒体和娱乐记者,双眼通红,面色憔悴的Mrs. Colins在律师和助手的陪同下,确认了David colins自杀身亡的消息,接连不断的闪光灯将她的脸映的更加苍白,嘴唇仍有些颤抖。

 

“我的丈夫,David Colins,天性乐观,生活美满,他热爱他的工作和家庭,然而他却选择这样一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,所有熟悉他的人都为此感到震惊和迷惑……”

 

记者纷纷将镜头对准了她,试图挖掘一些来证实之前传闻的证据,比如,传说中幸福美满的Colins夫妇其实并不如此,夫妻二人在外都有秘密情人,两人的婚姻只是名存实亡等等。

 

在长焦镜头捕捉不到的会场的角落里,一个金发的年轻女子失神的站着,她就是那位死者的秘书,也是他的秘密情人Linda Rose。

 

Linda望着会场大屏幕上的David Colins的照片,仍然久久不能回神,明明是昨天还在自己耳边说着情话的人,活生生的人,怎么可能今天就……死了?!自杀了?这怎么可能……服毒自杀……不可能的……怎么会……

 

Linda伸手捂住嘴,死死地咬紧了唇,可她还是听到了自己呜咽抽泣的声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11月22日 晚上10:00  皇后区

 

大雨倾盆,已近午夜的街道上空无一人。忽然从街角转过两个少年,挤在一把小伞下,在空荡荡的街道,巨大的雨声盖过了他们跑动的声音。

 

“Shit!雨下得这么大!我刚才真应该多拿一把伞,都是你一直催我Dave!”

 

“少废话了Walter,还不是你磨蹭那么久!”

 

两个人骂骂咧咧的挤在伞下往前跑,倾盆的大雨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,反而越下越大。

 

“不行Dave,我还是回去拿把伞。你在这等我一下!”名叫Walter的少年说着转身准备冲进雨中。

 

“拜托!两个人打一把不是也可以吗!”

 

“就两分钟!两分钟!”Walter将外套顶在头上边往回跑边冲同伴喊道。

 

Dave骂了一句,还是走到街旁小店的雨棚下,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甩了甩头,倚着店门等那家伙回来。

 

过了很久,至少绝不止两分钟,Dave看了看手表,shit!这他妈都有十个两分钟了!不就隔了几条街哪用得了这么久!Walter那个家伙到底去哪取他该死的雨伞了!

 

“Damn it!Walter你最好别让我找见你!”Dave愤怒地撑起伞冲进雨幕里,沿着原路返回去找人。

 

可是等他跑回到两个街区外Walter的家时,房子整个漆黑一片,根本没有人在家。

 

该死!Walter肯定丢下自己先跑了!那个混蛋!

 

算了,还是先回家吧,等明天一定要把那家伙狠狠揍一顿才能解气。Dave怒气冲冲地想。

 

 

 

第二天,Dave起得很晚,大概是下雨天睡觉比较舒服,他大概睡到快中午才起床。洗了把脸坐在沙发上,他忽然想起应该给Walter那个混球打个电话的。他拨通号码,居然是已关机。

 

Dave有些错愕,又想到可能他还没起床,便丢下手机想等一会再打过去,顺手打开了电视机。

 

电视里正播报一条新闻:“少年昨夜于体育馆服毒自杀。由于死者身上没有证件,无法确认身份。”

 

大半夜的在体育馆服毒自杀?脑子不正常吧?Dave摇摇头,大概又是因为考试没及格什么的,最近这种新闻简直太多,就因为这么点小事自杀?真够蠢的。

 

Dave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块匹萨,电视画面正好切到死者的尸体,他扫了一眼,瞬间就瞪大了眼睛。

 

那件外套和牛仔裤!是Walter昨天穿的,一模一样!

 

Holly shit!不会这么巧吧。

 

Dave坐正身子,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,镜头一直没有拍到死者的正面,直到镜头带过死者的脸,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Dave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点困难了。

 

那张脸,分明就是Walter。

 

Walter……死了?服毒自杀?就在昨天晚上?damn it!怎么可能呢!

 

“What the hell……”Dave愣愣地看着电视画面上现场拉起的警戒线喃喃自语。

 

 

 

11月24日 晚上11:00  曼哈顿

 

已近午夜,可下城区的一个高级会所里仍然灯火通明,这里正在举行新任纽约交通部部长的就职派对。偌大的豪华会所挤满了纽约的政界高官商界大亨。觥筹交错,好不热闹。

 

派对的主角,新交通部部长,43岁的Eliza Rowling正在和一位英俊的男士跳着交际舞。

 

一个年轻女子穿过人群走出会馆,站在会馆外西装革履的男子迎上来笑着递给她一杯香槟,他们分别是Eliza的助理和保镖。

 

“你拿到她的车钥匙了?”

 

“嗯。从她包里拿的。等一下再去开车。”年轻的助理晃了晃手里的钥匙。

 

“她还在跳舞吗?”男子向室内望了望。

 

“是啊。”助理喝了一口香槟无可奈何的摇头,“如果你管那个叫跳舞的话。”

 

保镖笑了笑,又将目光移向会场内的舞池,可是却没发现自己雇主的影子。他伸长脖子向室内张望,可是还是没找到她的影子,他皱起眉:“等等,她去哪里了?”

 

助理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,不安地看了保镖一眼,跟上他的脚步走进了会场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纽约新任交通部部长Eliza Rowling的尸体,于今天凌晨在城郊的一个建筑工地被发现。初步调查显示为自杀。”第二天,警方的记者招待会上,凶案组警探John Reese面无表情地向各路记者读着法医的鉴定报告。

 

“我们可以确定,这起很明显的自杀事件和最近David Colins和 Walter Jason的案件很相似。”坐在Reese身边的他的搭档,警探Lionel Fusco接着他的话说道,“鉴于此,我们认为这些自杀事件存在关联。”

 

“我们已经对此展开调查,接下来,将由我们回答各位的问题。”

 

 

 

“警探先生,自杀事件怎么会有关联?”

 

“死者都服用了相同的毒药,发现尸体的地方,死者都没有理由出现在那里”,Reese顿了顿继续说,“死者生前都没有自杀征兆……”

 

“可是不可能会出现连续自杀案的。这不合常理。”一位记者打断了Reese的话。

 

“很显然是可以的。”Fusco回答道。

 

“这三个人之间没有关联吗?”

 

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,但是,我们会继续调查,他们之间一定有关联。”

 

突然,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警探的话,似乎所有人的手机都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记者们纷纷伸手去口袋里取手机,警探们也一样。

 

Fusco打开那条短信,只有一个单词和一个标点:“Wrong!”

 

他把手机推到Reese面前,Reese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。

 

“如果你们收到信息,只要无视掉就好。”Reese对记者们说。

 

“这上面写着Wrong。”

 

“对。无视掉就好。”Reese淡定地说,“如果没有其他问题,那么这次记者招待会就到此为止。”

 

“如果这些只是自杀事件,那你们又在调查什么?”

 

“如我所说,这些自杀事件之间一定有关联。”Reese加重语气说道,“这次的局面非比寻常,我们已经着手调查……”

 

如几分钟前一样的所有人同时响起的嘈杂手机铃声再一次打断了他,Fusco看过内容后偷偷瞄了搭档一眼,对方的面部肌肉如他所料的僵硬。

 

“又是Wrong。”一名记者挥着手机喊道

 

“等一等,再问一个问题”,一个坐在后排的记者举起了手,“有谋杀的可能吗?如果是的话,会不会是连环杀手?”

 

“小姐,我知道这样写在报纸上很吸引人,但是这显然是自杀。”Reese摇摇头说,“我们都清楚二者之间的差异,死者显然是自己吞下毒药的。”

 

“没错,但是”,记者不依不饶地追问,“如果是,要怎样保障民众的安全?”

 

“不要自杀就行了。”Reese无奈地耸耸肩。

 

这个答案显然不让人满意,记者们停止了发问,纷纷议论着Reese刚才的回答。

 

Fusco对他的搭档翻了个白眼,凑过去低声对Reese说道:“哥们儿,那是纽约日报,你注意点言辞,不然队长饶不了咱俩。”

 

Reese无可奈何地转向记者们,清了清嗓子:“我知道最近人心惶惶,但是大家只要采取合理的防范措施,就能保障自己的安全……”

 

打断他的又是那一阵铃声,Fusco看着屏幕上出现第三次的Wrong简直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。Reese无奈地揉了揉眉心,他已经不想看眼前的手机了。

 

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,他的手机上显示的不是和所有人一样的一个短小的单词,而是一句话:“你知道到哪里找我。”落款是R。

 

“那么,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,谢谢各位。”Reese丢下一句话,拽着Fusco离开了会场。

 

 

 

出了会场,Fusco晃着他的手机说道:“你得阻止那位大小姐,不能让她再这么胡闹!她这样砸场子搞得我们像个十足十的傻瓜!”

 

“你要是能告诉我怎么阻止,我真的很乐意去做,Lionel。”Reese摊摊手,无可奈何地说。

 

“好歹得做点什么吧!”

 

“你可以试试Lionel,我完全没意见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
 


评论(8)

热度(76)